发教育信息上教育在线 找教育信息上教育在线

注册 登录

中国教育在线

【总189】蔺相如:一个汲汲于功名的战国士子

 来源:未知  作者:中国教育总网 时间:2016-03-27    

  按:此文发表在《语文学习》2015年第9期。原文万字,在何勇主编的督促下,缩减为7000字。这是我尝试应用批判性浏览的原理与方式,在综合考据和比拟文本领实、历史逻辑与人道情理的基础上,综合鉴戒、衡量关于蔺相如的各种评价,愿望达成对蔺相如更公道的理解和说明。关于蔺相如,徐江教学批驳他是个莽撞的冒险家,这个论断对我很有启示,但我的结论与徐先生截然不同。我以为,蔺相如是个擅长发明机会并捉住机会、为功名拼死一搏的英雄。要坦然否认,蔺相如是一个汲汲于功名的战国士子,它的冒险既为了对君王的承诺,也为了实现功名。他智勇双全,重诺取信,有侠士风范。

  蔺相如:一个汲汲于功名的战国士子

  余党绪

  一、他山之石

  蔺相如完璧归赵,古来美誉如云。但贬斥者亦众。宋杨时《蔺相如论》、司马光《廉颇论》、明王世贞《蔺相如完璧归赵论》,对蔺相如都有微词。如王世贞,认为蔺相如行事分歧常理,“完璧归赵”完全是一次撞大运式的胜利。

  王世贞的逻辑是这样的:

  秦欲“以城易壁”,赵国要么允许,规避战争;要么拒绝,断了秦国的念想。最蹩脚的做法,就是蔺相如式的“既畏而复挑其怒”?:先愤然承诺,后暗度陈仓,既不合礼数和道义,又构成了羞辱和寻衅。若秦王暴怒,杀了蔺相如,再发兵十万直指邯郸,不仅和氏璧保不住,恐怕赵国也奄奄一息了。

  2013年,有幸读到南开大学徐江传授的文章:《“完璧归赵”逻辑思维批判??<廉颇蔺相如列传>另类教学思考》《<廉颇蔺相如列传>解读??教养生认识蔺相如是冒险主义者》?。徐江先生坚持他一贯的批评颜色,观点也很“锋利”??蔺相如不仅不是一个有勇无谋、公忠体国的好汉,相反,他草率、无理、无礼,罔顾赵国安危,侵害赵国国格,缺少策略目光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冒险主义者。

  徐文与王文有其逻辑上的一致性。王世贞说,“蔺相如之获全于璧也,天也?,将“完璧归赵”之功归于“天”,即是否认了蔺相如的主观因素(亦即“智与勇”)。徐江先生则直抒己见,用语也更有推翻性和挑衅性。但无论是王逻辑严明的质疑,还是徐锐气十足的否定,都不能给历史事实一个合乎情理的解释:恰好就是这个蔺相如,践行了“完璧归赵”的诺言。王文将“完璧归赵”归结为“天”,不知是调侃呢,还是感叹。历史当然不消除偶尔与偶合,但将一桩触目惊心的历史事件归结为天意,恐难服众。徐文解构了蔺相如的神话,蔺相如本来如此不堪!但更深的疑问也随之发生:如此不堪的一个人物,何以办成了“完璧归赵”这样一桩卓绝伟岸之事?如此追问下去,想必徐先生也只能将所有归之为好运气了。

  此外,贬斥蔺相如,我们又将置司马迁于何地?如此不堪的人物,何以在史迁笔下竟成英雄?莫非司马迁仅仅因为自己那点“尚奇”的美学爱好,就不惜就义历史和人物的基础面孔?

  在这样的解读窘境下,我开端关注蔺相如常被人们疏忽的身份:他本来是个汲汲于功名、为自我实现而奔忙的战国士子。

  二、蔺相如是另一个版本的毛遂

  蔺相如乃战国士子,且出生低微。他本来“为赵宦者令缪贤舍人”,廉颇气急败坏时也骂他“相如素贱人”。遗憾的是,这个信息除了用来反衬蔺相如“从奴隶到将军”的非同凡响,多数时候都被忽略了。

  秦国提出“以城易璧”,不论动机若何,对赵国来说都是一个辣手的困难。“欲予秦,秦城恐不可得,徒见欺;欲勿予,即患秦兵之来。国宝,不想丢;谢绝,又不敢;战争,明摆着打不赢;乖乖服输,又不情愿。这就是纠结。

  和氏璧与国家安全,孰轻孰重?显然,赵国的事不宜迟是防止战斗,其次才是保住和氏璧。正如司马光所说:“夫跟氏之璧,怀握之玩,得之不足以为重,失之不足认为轻”。④怕就怕和氏璧没保住,“秦兵”还打上门来。蔺相如出使,可能“完璧归赵”最好,就算丢了和氏璧,只有能禁止战役(或者这战争本来就只是赵国的设想),就算幸不辱命了。若以和氏璧来托底,战争的可能性毕竟有多大呢?秦国总不至于一拿到和氏璧,就立马翻脸开火吧?

  当然,若仅仅做个捧璧乞降的转运使者,那么蔺相如的价值就黯淡了。这显然不是蔺相如的初衷。蔺相如最生机的,是躲避战争,又保住和氏璧。至于那十五座城池,秦国答不准许,赵国都不能认真。就算今天允许你了,来日他不移交给你,你能怎么办?当年秦国拿六百里地诓骗楚王,成果怎么?重蹈覆辙,后事之师,蔺相如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三十年前的闹剧(据屈原年谱,此事产生于公元前313年)。

  理清了这个逻辑,再看他与赵王的对话,就能发现一些很有象征的信息:

  1、“秦强而赵弱,不可不许”??“秦强而赵弱”,这是事实;但“不可不许”,就太相对了。弱国也有外交,只不外战略与策略要适应国力与位置罢了。弱国外交也并不必定都是丧权辱国,斡旋与运筹的空间也不是没有。赵国在阅历了赵武灵王改造后,国力大增,一时光号称关东群雄之首。秦赵之间,并非完整没有对话与博弈的基本。从课文看,蔺相如公开耻辱秦王,又派人携璧叛逃,秦王并没“斩破决”,足见秦王也并非有恃无恐,可以随心所欲。

  可见,拒绝秦王有风险,但这个风险也并不比先允许再赖账更大,正如杨时所言:

  夫以小事大,古之人有以皮币犬马珠玉而不得免者,至弃国而逃,况一璧乎?虽与之可也。相如计不出此,?以孤独之使,逞螳怒之威,抗臂秦庭当车辙之势,其危如一?引千钧,岂不殆哉!

  如此看来,不“许”,未必就是下策。那么,蔺相如主意“许”之,意欲作甚?

  2、“秦以城求璧而赵不许,曲在赵;赵予璧而秦不予赵城,曲在秦”??蔺相如关于“曲”的论述,也颇牵强。秦王觊觎和氏璧,势在必得,但他究竟没有赤裸裸地勒索,也没下最后通牒,只是“以城求璧”。可见,秦王还是讲点体面的,至少体面上还过得去。假想,假如秦国强盛到可以任性胡来,如果秦王无耻到了明火执仗的田地,他弄只破瓦罐,吆喝着跟你“易璧”,你能不给么?

  “许”仍是不“许”,自身没有“曲”的问题。“许”了有人情在,不“许”当然得罪了秦,但道义上并没什么不妥,这本来就是个交易。何况,在生逝世存亡之际,赵国要斟酌的,首先还不是在不在理的问题,而是国家平安不保险的问题。正如杨时所言,“夫秦籍累世之资,肆虎狼之暴搏噬天下,有侵吞诸侯之心,非可与礼义接而论曲直也。”⑧

  蔺相如如此高调地讲“曲直”,难道是他太陈腐?目的究竟何在?

  3、“均之二策,宁许以负秦曲”??明知秦国野心勃勃,还要以羊饲虎,美其名曰“宁许以负秦曲”,这就有点像“钓鱼执法”了。就算你让秦国在道义上亏得乌烟瘴气,于赵国又有何裨益?况且,明知秦国偿付城池有诈,还非要带着和氏璧深刻虎穴,岂非就为了给秦国挖一个道德上争脸的“坑”?蔺相如斯言,甚难理解。

  4、“王必无人,臣愿奉璧往使。城入赵而璧留秦;城不入,臣请“完璧归赵””??铺排了那么多,话说到这里,蔺相如的实在用意才露出出来了??这不就是自告奋勇吗?诚如徐江先生所言,出使之前,你蔺相如怎敢确保完璧归赵十拿九稳?可以揣测,他承诺的“城入赵而璧留秦;城不入,臣请完璧归赵”,重要是向赵王表决心,有些言过其实,近乎豪言壮语。他的目标,恐怕是为了实现其“奉璧往使”的志愿。那句“王必无人”,名义看是谦逊,其实何尝不是自告奋勇?

  演绎一下蔺相如的这段劝谏之词,他的逻辑是这样的:

  不许可秦国,不行;

  不派人奉璧往使,不行;

  去个人,非我不行。

  如此看来,与其说赵王须要一个蔺相如出使,还不如说蔺相如需要一个出使的机会。将蔺相如与自荐的毛遂比较一下,就不难发现他们在动机上的类似。毛遂对平原君说:“使遂蚤得处囊中,乃颖脱而出,他盼望平原君给他一个怀才不遇的机会;蔺相如表面上不留余地,实际上神思比毛遂更深:这世上底本没有我“颖脱”的机会,我何不自己来编织一个“囊”?

  我的理解,秦国“以城易壁”的悍然请求,让赵国君臣陷入了战争的恐慌,这给了蔺相如一个百年不遇的展现政治才干的机会,他抓住了。至少蔺相如在谋得赵国相位之前,“先己之前程”的动机更重一些。他急于登上政治舞台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  有人疑难,蔺相如明知随身带着和氏璧危险极大,为什么还要携壁入秦?这样的懂得,恐怕疏忽了蔺相如的身份及其入秦的念头:蔺相如乃无名小辈,宦官门客,微如草芥,若无和氏璧与身,他还有什么分量?他哪有与秦王直接对话的机会?

  和氏璧,正是蔺相如登上政治舞台的敲门砖。

  三、“相如一奋其气,威信敌国”

  在秦国,蔺相如笔战秦君臣,大方陈词,且杀身成仁。其勇,绝非莽汉之冒险,他敢以生命做赌注,以性命博取个人功名与赵国利益。其智,亦非狂徒之骜猾,他洞悉大势,对秦赵的国力对照一目了然;他明察秋毫,对秦王的喜怒心态洞若观火;他纵横捭阖,进退自若,示好而不逞强,既斥责,谴责,又开导,警告。

  他判定,秦有吞赵之心,却暂无动兵之意;他清楚,赵王有心独有和氏之璧,却更渴求世代享国;他明白,纵然危机四伏,秦王也不会容易砍他的头。政治不是儿戏,归根到底,角逐的是国力,是利益,是国策,是奥妙的均衡。蔺相如深通此道,他劝缪贤放弃“亡走燕”的动机而“请罪”于赵王,其智谋与识见可见一斑。他敢玩,他敢冒险。当然,他也晓得,这样的冒险无异于走钢丝,稍有不慎,便是肝脑涂地。所谓艺高人胆大,长袖善舞,多钱善贾,没有成本,谁敢拿生命冒险?但有时,胆大者艺更高。有了赴死的决心,倒反过来促使他大开大阖。之后的渑池之会和廉蔺交好,也印证了我的断定:蔺相如绝非瞎折腾,绝非莽撞鬼,他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。

  正因而,司马迁惊叹说:

  太史公曰:知死必勇,非死者难也,正法者难。方蔺相如引璧睨柱,及叱秦王左右,势不过诛,然士或怯懦而不敢发。相如一奋其气,威望敌国,退而让颇,名重太山,其处智勇,堪称兼之矣!⑩

 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争。蔺相如有底气,因为他有两个身份:他是赵国使臣,杀他等于向赵国宣战;同时,他是和氏璧的常设保存人,他与和氏璧形成了一种特别的“共生”关系。人在壁在,人亡璧亡。无璧在手,蔺相如就没有发言权;有璧在手,他蔺相如就有自动权和操控权。在秦国朝堂上,蔺相如应用这两个身份,进攻时有胆有识,防守时有理有节。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家,蔺相如对秦国有着清醒的认识。秦自缪公以来二十馀君,未尝有坚明束缚者也”,对秦“以城易璧”的讹诈性,蔺相如有着苏醒的认识。不过,他仍然奉“璧”往使。为什么?除了用来表征本身的身份与分量,和氏璧还是会谈的筹码。有璧在手,就可以做一些本质性的试探与冒险。秦国事交易的要约方,但确定没想到,赵国居然真的会派使者携璧而来,一时间未免慌手慌脚;相如棋走险招,平易近人,未必没想过在秦国窘困无措的情形下,强迫它签下偿付城池的合约。想一想,若能带着秦国的一纸诺言(其实,那肯定是一张空头支票!)回国,那该是何等景色!至于最终是否拿到这十五座城池,恐怕也不是他蔺相如能够负责的了。

  当蔺相如发现这个欲望落空之后,他决议逼上梁山,再搏一把,争夺实现其“完璧归赵”的承诺。文章说“相如度秦王特以诈、佯为予赵城,实不可得”,这个“度”字,反应了蔺相如终极废弃了先前的幸运之念的决断进程。分开和氏璧,蔺相如独一能够依附的,就是使臣身份了。他以死国之信心,忠告秦国君臣:你们千万要理智,不要落个鸡飞蛋打的终局。

  蔺相如深通虚实、进退、收放之道,应答起来熟能生巧,但这都源于他必死的信心。在紧要关头,他慷慨陈词:“臣知欺大王之罪当诛,臣请就汤镬”,在那一触即发的时刻,这话绝非矫情做作之语。荣幸的是,秦昭王果然是个有所作为、可以哑忍的君王,他没有率性使气,没有损失理智。他意识到,“今杀相如,终不能得璧也,而绝秦赵之欢”,反而做了个顺水人情。由此也可见出,政治游戏绝非简略的负气与任性,收放之间,权衡的都是利益与实力啊。蔺相如敢赌,这不恰是其智勇之处吗?

  蔺相如出使,终以“物归原主”而告终;而他本人,也一战成名,威震天下,一颗政治新星就此闪烁登场了。

  四、寻求自我实现的战国士子

  蔺相如出使,绝对是冒险之举,但蔺相如不是冒险主义者,也不是机会主义者。他三思而行,进退有据,感性而不凝滞,机动而不轻率;他守住了赵国的底线好处,实现了对赵王的许诺,又实现了出色的政治首秀。

  必需承认,“完璧归赵”确有天意的成分与福气的因素。地利,天时,人和,蔺相如几乎样样占尽。试想,若赵王再多点主意,蔺相如未必有出使的机会;若秦王是个不顾成果的暴君,蔺相如恐怕性命难保;若秦赵国力迥异宏大,那么,蔺相如纵有回天之力,也拦阻不了秦军入侵的步调。再假设,若秦王身边有个与蔺相如不相上下的谋士,恐怕也不一定是这样的局势吧?

  然而,天意玉成的,偏偏就是这个蔺相如。

  这就不能不归纳为他的才华与品德了。

  在我看来,蔺相如确切智勇双全,且公忠体“国”,但推究其动机,他首先是一个汲汲于功名、渴求自我实现的战国士子。确认这一点,才干在“完璧归赵”的理解上达成事实、情理与逻辑的同一。

  战国时期的“士”,作为一个靠思维与才学谋求生存资源的自在阶层,在政治上有很大的自主权。所谓朝三暮四,出尔反尔,并非个例。他们信仰“良禽择佳木而栖,贤臣择明主而仕”,与君王所代表的“国”在本质上是一种配合关系。像苏秦、张仪这些纵横家,与其说他们在博取“国家”利益,还不如说他们把自己与一个政治团体捆绑在一起,用身家性命博个出人头地的机会。杨时说:

  周室之季,天下决裂为战国,游谈之士出于其间,各挟术以干时君,视其喜怒悲惧而捭阖之。徼名射利固无足道者,间有感愤激动,以就一时之功,其材力有足过人,而鲜克自重其身者何多耶?⑾

  可见,挟术干君,纵横捭阖,徼名射利,是战国士子广泛的心态。

  秦赵之间,争权夺利,勾心斗角,谁也谈不上正义。我们简直本能地将情感的天平偏向于赵国,多由于赵是弱国,人们老是同情弱小;且在传统文明语境中,秦国又被赋予了霸权、肆虐、狡猾等道德色彩。实在,撇开这些文化与感情因素,秦赵之争本无所谓长短曲直。蔺相如投身于赵国,与其投身于秦国、楚国或者其余国度,并无实质上的不同。蔺相如之所以“爱”赵国,效忠于它,乃是因为赵国给了他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与机遇,这是一种知恩图报、有诺必行的意气,与咱们今天的“爱国主义”不可同日而语。彼“国”非此“国”,所谓“公忠体国”,主要体当初蔺相如在追求个人功名的同时,统筹了协作者的利益诉求。这种美德,恐怕更近乎说到做到的信义,而非古代意思上对祖国的虔诚和贡献。

  既然这样,蔺相如使出浑身解数,争取到一个出使机会,又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展示自己的政治才干,就不能做简单的道德褒贬。更何况,他空头支票,秦庭上正气凛然,“渑池会”上捐躯护主,在廉颇挑战时又能“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”,这样的人当然应当肯定。

  智、勇、信,三个美妙的品格成绩了司马迁笔下的这位政治奇才。

  顺便说,蔺相如的传奇色彩,与司马迁的“尚奇”也不是毫无关联。司马迁的毕生,原来就是个传奇。蔺相如以走钢丝式的方法谋求自我性命的实现,何尝不司马迁寄托的人生幻想呢?

  解释:

  1/2王世贞《蔺相如完璧归赵论》,《?州隐士四部稿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影印《四库全书》本。

  3、《语文建设》2013年8期

  ④司马光《廉颇论》,《全宋文》第56册140页,上海辞书出版社、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

  ⑤参见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,韩兆琦《史记》评注本,岳麓书社出版社2004年版1183页

  ⑥⑧⑾杨时《蔺相如论》,《全宋文》第124册336页,上海辞书出版社、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

  ⑦秦昭襄王(前325年-前251年),19岁继位,在位56年,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王之一。秦昭襄王“明而熟于计”,城府很深,有忧患意识。他启用范雎、白起等文臣武将,采取“远交近攻”的军事战略,连横离纵,对齐、楚、赵等东方大国各个击破,为秦大一统帝国奠基了基础。“完璧归赵”这年,秦昭襄王42岁,在位已23年,是个成熟的君王了。此时秦国以主要精神凑合齐与楚,赵国尚未成为其兼并的重点目的。参见刘景纯《秦昭襄王杂论》(《秦汉研讨》,三秦出版社2012年);林献忠《秦赵博弈与战国后期的历史发展》(《邯郸学院学报》 2015年01期)。

  ⑨《史记·平原君虞卿列传》,韩兆琦《史记》评注本,岳麓书社出版社2004年版1102页

  ⑩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,韩兆琦《史记》评注本,岳麓书社出版社2004年版1154页

  ⑿这一点,在对于廉颇的评估上也可大略看出。“长平之战”后,廉颇先被赵孝成王(赵惠文王之子)冷清,被遭赵悼襄王弃用,无奈之下奔逃魏国和楚国。司马迁对廉颇并无微词,相反倒充斥了对一个落魄豪杰的同情和遗憾。见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。

  赞美

  人赞赏

上一篇:浙江公安边防集中发放安保设备 为迎接G20峰会(图)
下一篇:没有了

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站注明"稿件来源:中国教育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中国教育总网",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
300*300广告区域
300*300广告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